​一只打火机里的中国制造 || 大视野

来源:秦朔朋友圈

· 这是第3661篇原创首发文章  字数 6k+ ·

· 秦朔 | 文  关注秦朔朋友圈  ID:qspyq2015 ·

2020这一年有太多的始料未及,但当时间的画卷即将完成,几条大的脉络仍然清晰可见。比如病毒与控制,美国与中国,政府与大企业。

从2016年大选到2020年大选,美国极大地加强了对中国的规锁。结果如何呢?

2016年中国经济总量为美国的60%,2020年预计为73%。(数据来源: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由于人民币近半年不断升值,以名义汇率评价,预计今年中国经济规模可望达到美国的3/4。

在他任内,中国经济规模相对美国的占比提升了10多个百分点,这是特朗普留下的一份“经济遗产”。

今年“脱钩说”不绝于耳,但中国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反而增加了,1-10月中国进出口规模创历史同期新高,前三季度中国对美出口增加了1.8%。

这一年,不愧为中国出口的丰收年。

前一段我到上海洋山港四期码头采访,10月整个上海港的集装箱吞吐量以420万标箱刷新了月度历史纪录。

上港集团一位领导说:“这几个月出口太旺了。全世界找不出这么物美价廉、配套这么齐全、交付这么准时的制造业。中国企业是接单后老板和员工一起在车间加班,集卡司机等着运输,恨不得一天工作25个小时。哪里能这么拼?!”


《​一只打火机里的中国制造 || 大视野》


​一只打火机里的中国制造+||+大视野

沧海横流,方显中国制造本色。

这一年,无论是口罩、一次性医用手套、防护服、消毒液、消毒纸巾、免洗洗手液、呼吸机,还是自行车,以及电脑、3D打印机和微波炉、电炒锅、面包机、榨汁机、咖啡机,乃至沙发、办公桌椅、餐桌椅、儿童床和原来已经部分转到印度、孟加拉国、柬埔寨、缅甸的纺织品,中国为世界提供了大量缺之不可的供给。

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,美国《时代》周刊将中国工人评为“2009年度风云人物”第二名,仅次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,与奥运金牌获得者博尔特等并列。《时代》称,中国经济顺利实现“保八”,并带领世界走向经济复苏,这些功劳首先要归功于中国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。

这一次新冠危机,中国制造和中国劳动者再次支撑了世界。

从2008年到2020年,中国制造和中国出口的表现至少说明了以下两点:

1、传统不等于过时。传统产业其实是基础产业、基石产业,世界永远需要。

2、尽管要素成本在提高,但中国企业通过改善和创新,综合竞争力依然明显。

中国制造仍是全球消费者的福音。

这一年实地走访了几十家各类制造企业,更好地理解了什么是中国经济的根基。也希望通过这篇文章,向制造业的坚守者和创新者表示敬意。

我要讲的故事的主角,是宁波慈溪市崇寿镇的一家民企,名字叫新海。

它的起家产品是打火机。它也是打火机、点火枪两项强制性国家标准的第一起草单位。

目前新海集团年销售规模在13亿元左右,其中打火机有7个亿,一天生产300万只左右,产品远销87个国家和地区。

放着那么多赫赫有名、规模百亿千亿的大企业不写,为何要写新海?

因为调研时,我被两个数字惊到了。

一是日本客户(如7-11便利店)要求的不良率是百万分之一,每一只打火机都要检测,而不是抽检。

二是30年来打火机在中国一般的零售摊点的售价一直是1块钱。

30年,社会的要素成本在提高,而产品的终端售价基本没有提高,这倒逼你的成本不能高,质量必须高,做这样的生意太不容易了!

作为打火机领域的浙江企业代表,新海参与了浙江制造“品”字标的先进性标准制定,其标准高于国标。

比如抗内压,国标(GB25722-2010)要求“试验设备为能够产生2Mpa内压的任何装置”,“品”字标是3Mpa(1Mpa相当于10公斤压力);

比如抗持续燃烧,国标是2分钟,“品”字标是3分钟;

再比如燃料相容性,国标要求试验条件是40°C*28天,“品”字标是50°C*28天……

品质标准这么高,意味着你的原材料、设备、生产技术、检测等等水平都要高,这都要投入。

成本上去了,但市场上的回报并不算很高。

一是因为品牌无感。中国3亿多烟民平均每人一年用30多个打火机,不是用坏的,是用了一次或几次就扔掉的,烟民对打火机基本没有品牌意识,习惯1元一只随买随用随扔。

二是因为劣币冲击。比如新海打火机的标准是壁厚1.8毫米,而国内市场上很多是1.2毫米甚至1毫米,新海打火机的原材料占总成本的一半,偷工减料的打火机可以低不少,但也能用。打火机是国家二类危险品,按规定不能用快递送的,但电商平台上都在卖和送。在大量这些产品的冲击下,新海虽然质优,但劣币驱逐良币,不可能有很高的市场占有率。

既然如此,新海为什么还要苦苦坚持、精益求精呢?采访中得到的答案是两个:

一是做好品质和品牌才能长远生存。

新海已经做了差不多30年打火机,依然屹立不倒,而那些二流、三流、不入流的企业则大浪淘沙。不少企业只要能顺利点火、安全不爆炸就OK,但也做不了很久。新海则从1990年的第一代砂轮机,1996年的第二代支架机,1999年的第三代连体机,2002年的第四代斜打机,2015年的第五代恒流阀,创新不停。特别是恒流阀这一代,花了8年时间,投入上亿资金,终于成功,在世界上首创了AS恒流阀打火机。

“为什么做恒流阀?为的是火焰稳定。举个场景,你给领导点烟,要是火焰突然跳上去,把领导眉毛给烧着了,那不就是大事情?但真要时时刻刻稳定,非常困难。”

二是初始依赖,也就是企业创立之初的路径选择。

新海的创始人黄新华是模具工程师出身,特别注重技术和品质。1993年创立了新海,开始给欧洲市场提供的120万只打火机却因质量不过关被退回,只好再贷款,花了9个月时间把120万只打火机拆掉重装,这才顺利销到欧洲市场。

2003年,新海正式成为国际ISO/TC61打火机协会分会会员,是该协会唯一的中国代表,新海比照该标准的要求,成立了攻关小组,先后投资200多万美元引进瑞士和德国的模具加工和注塑等先进设备,使产品性能上了一个新台阶。

1997年新海发了第一个货柜的产品到日本,2002年终于请到7-11便利店的人来慈溪参观。此后新海做了一系列改进,专门成立了检测中心。2006年产品进入日本7-11便利店。当时日本打火机市场容量折合人民币为6亿元,新海占1/6。由于日本烟民逐年下降,目前市场容量降到3亿元左右,新海则升至1.8亿,占日本市场的60%。

“至少5到10年内,我们在日本的地位不会改变。”新海亚洲市场的负责人说。

为要求严格的发达国家市场生产产品,这是新海的初始依赖。比如欧美日市场都要求打火机符合CR(防儿童开启)法规要求,新海就自主设计了CR结构,以符合其要求。这些努力从一开始就奠定了新海注重品质保证、用品质建立信用的气质。

新海在国内销量不大,但中烟公司和很多品牌企业要定制打火机,新海就是最好的选择。同时,由于移动支付的流行,扫码付款,打火机作为收银台产品也不用像过去那样“一块钱不找零”,如果你的产品有差异化价值,卖2块、3块钱也渐渐成为可能。2018年开始新海就不断进入国内的很多商超和便利店渠道。

打火机,一个很不起眼的产品和市场,里面包含着许多的学问。

生产一只打火机并不简单。涉及到材料、精密模具、电气自动化等多个方面。

它有30多个零部件,50多个环节。

新海如何在打火机领域做到极致?一是成本管理,二是技术创新。

先说一下成本管理。

生产一只打火机,最大的成本是原材料,原材料成本降低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,有时用好的材料价格可能还会上涨。新海基本上所有的配件都自己做,这样也能保证最大化控制品质。

人工也是成本中的很大一块。单个工人的收入是不能降低的,但单个产品中的人工成本是必须降低的,这就要“机器换人”,通过自动化方式降低总的人数。

在新海,“机器换人”最早始于2007年,2010年正式启动,到2015年基本完成。一开始买日本的自动生产线,发现不能适应多品种、小批量的生产要求;再去深圳找企业进行自动化开发,发现由于生产的“非标性”,他们的方案也做不到柔性和灵活;最后必须自己深度参与,和一家台湾公司一起,重新梳理工艺,一个一个环节死扣,看看哪里可以换人,除了外部合作,还自行研制了很多“机器换人”的设备,反复磨合,实现效率倍增。

比如,用机械臂自动调火,人工可以减少一半,效率能提高6倍。

又如成品翻板组装线,以前全部是人工,一个工人组装8小时可以装1000个打火机,改用翻板组装,效率提高了20倍。

成本管理是基础,但要提高客户满意度,更要靠创新。

以花了8年研发成功的恒流阀技术为例,恒流阀在压力不变的情况下,可以匀速透气,确保每次打火的火焰处于预设高度,这样气体燃烧更充分,使用效率更高,比普通打火机节能30%以上,安全也更有保障。同时,恒流阀产品完全自动化生产,保证品质恒定。

尽管有创新的思路和正确的方向,但实际的难度比想象的大很多。恒流阀的难度不仅在结构设计,而且在于从设计、材料、工艺到制造,每个零部件如何做到成本最低、性能最佳?装配在一起如何最匹配?这要通过无数试验去验证。光是为了解决气箱厚度多少为好的问题,新海就生产了16万只不同尺寸的打火机进行试验,最后确定了最佳尺寸配比。

黄新华说:“1万粒沙子里才能找到1粒金子,但现实中很多人做到9000次可能就放弃了。”他说自己之所以不受房地产等行业的诱惑,因为“快钱赚过,人就浮躁了”,房地产一个项目团队可能只有几十个人,做PE可能只要几个人,赚钱还更快,一进去肯定就静不下心来了。他问过一个犹太裔客户,犹太人为什么那么会做生意?客户说,因为犹太人往往选择做长期的生意。

模具工程师出身的黄新华,创业30余年,就做了打火机、点火枪和医疗器械这两个产业。这是有关联的,都和精密塑料的使用有关。像今年新冠疫情中用的插管,不少就是新海制造的。

新海的愿景是“成为世界一流的精密塑料经营专家”。黄新华说:“我只做自己看得懂的东西。”精密塑料方面的能力就像揉面,有这个能力,蒸包子可以,蒸馒头也可以,但就是不离开面食。

你一定听过以下这些关于中国制造的说法——

要素成本提高,早该转移了;

低端落后生产,早该淘汰了;

仿冒拷贝,没有什么创新价值。

通过新海这个案例,这些说法都可以被证伪。

当然,制造业的发展环境确实在变化。比如,95后的新一代工人喜欢智能化、办公室化的工作环境,喜欢游戏和软件,所以新海生产医疗器械的智能新工厂就得符合他们的向往。那个工厂70%的工人是95后,整个工人的平均年龄为30岁。而打火机工厂平均年龄是42岁。

新海打火机事业部负责人说:“我们明年要开始改造打火机工厂,让工人有更好的环境,他们心情好,打火机的质量也会更好。”

从全世界看,国外先进的打火机正朝着环保(降塑)方向发展,所以新海也在思考新的创新方向。

中国制造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。当我们想到光刻机、曝光机、贴片机,就会感到差距和心痛。

我从新海得到的启示是,再普通的产品都像一个道场,可以演绎出无穷价值。看起来打火机距离光刻机是天壤之别,但我相信,有永远追求更好、更新、更合理的中国制造精神,没有什么障碍最终不能跨越。

这篇文章写了一只打火机里的中国制造,我也看到过一只插座里的中国制造,一个旋梭里的中国制造,一个纽扣和一根拉链里的中国制造。

凡事做到极致,道理总是相通。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。

一切都在于时间,以及在时间长河中永不止息的努力和创造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